西南交大校友亲历珠峰“堵车” 幸提前登顶返回时目睹攀登长队

:2019年05月27日 红星新闻 企鹅号
分享到:

由于要趁着一个好的天气冲顶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希拉里台阶(海拔8700米)至南峰顶(海拔8800米),在5月22日这天,出现了严重“堵车”状况,导致队伍无法正常前行,气候寒冷让静止中的队员严重冻伤,...

由于要趁着一个好的天气冲顶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希拉里台阶(海拔8700米)至南峰顶(海拔8800米),在5月22日这天,出现了严重“堵车”状况,导致队伍无法正常前行,气候寒冷让静止中的队员严重冻伤,并且延长了队伍下撤的时间,备氧量不足。据尼泊尔当地媒体《喜马拉雅时报》报道,5月23日-24日,至少有4名登山者在珠峰遇难。

原西南交通大学老师贾林昌在珠峰“堵车”当天,正好返回了珠峰大本营,成功避开了这次预料之中的事故,在登顶时双目失明的他事后说:“考虑22日天气好,很多登山者会选择这一天,于是我们决定提前冲顶。”

贾林昌讲述登珠峰过程

预料“窗口期”人太多

错开高峰决定提前冲顶

5月26日,已经回到成都的贾林昌,在参加完西南交通大学的一场活动后,马不停蹄赶到了与记者碰面的地点。握住他的手,坚硬的老茧和冷冻、摩擦后大块翻起的皮,让人印象深刻。这双手的背后,正是贾林昌这次有惊无险的登珠峰经历。

每年的4月5日-5月25日,是珠峰南坡的登山旺季,根据尼泊尔政府公关部的数据,今年共有381位登山者获得了攀登许可,创了历史新高。4月5日,贾林昌和队友从成都出发,4月7日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,4月13日,徒步到达海拔5300米的珠峰大本营。

贾林昌右手被磨破

从4月16日开始,贾林昌开始在大本营与罗布切峰壑珠峰昌C2、C3营地之间往返适应,“当时已经有了很多队伍达到,以往的登山季天气都比较好,并且好天气会持续一段时间,因此很多队伍会自由选择攀登时间,比如一部分今天,一部分明天。”

然而,据贾林昌从4月13日达到珠峰大本营后的亲历所述,今年的天气很不稳定,“两天很好两天很差,间断出现,所以让登山者很为难。”5月中旬,根据当地天气预报,5月22日、23日两天天气状况较好,也就是登山者们所称的“窗口期”。

贾林昌说,预计在5月22日冲顶的登山者人数很多,可能会出现拥挤的情况,于是在领队的建议下,他们决定提前行动。5月16日,贾林昌和队友及向导从珠峰大本营出发,于5月19日晚上到达了珠峰C4营地,为了错开登顶高峰,队伍于当晚直接冲顶,于5月20日上午8点过,登上了珠峰。

贾林昌下山时遇到的其他登山者排队登顶

短暂失明艰难返回C4营地

返回途中目睹攀登已排长队

“当到了峰顶看到只有我们一支队伍时,心里确实很开心。”贾林昌回忆。不过,预料之外的情况还是发生了。

由于气候寒冷,狂风不止,贾林昌在取下面罩之后,只顾把眼镜紧紧抓在手里,忘了佩戴,导致眼睛受伤。在峰顶停留了10分钟左右,队员们开始下山,下到海拔8700米的位置,贾林昌眼睛开始出现短暂失明。“最初感觉眼睛里很酸,往下走了一段,感觉眼前就是一片白雾,我以为是眼镜出了问题,摘下之后还是看不见,我才晓得眼睛受伤了。”

贾林昌下山时遇到的其他登山者排队登顶

体力、气候和氧气储备是最大考验,在向导的帮助下,贾林昌改变了面向山顶,通过绳索返身往山下滑的方式,而是背对山顶,面对下山的方向,左手套在绳索上,右手撑着山体表面,一步步往下走,终于在当日傍晚到达了海拔7900米的C4营地。

贾林昌登山时拍摄的照片

而此时,珠峰“堵车”还未来临。5月21日,经过一夜的休息,贾林昌恢复了视力,继续往山下走,在下山途中,见到了从C3营地(海拔7300米)前往C4营地(海拔7900)的登山者,“根据窗口期的时间,当时我就在想他们很可能遇上‘堵车’。”

记者根据贾林昌提供的照片和视频看到,雪白的山腰上,一支长长的五颜六色的队伍,在往山顶攀登,“由于受当时的条件限制,我和他们碰到后都没有过多的交流。”贾林昌说。

5月22日早上,南峰顶(海拔约8700米)到希拉里台阶(Hillary Step,海拔约8800米)出现了严重“堵车”状况。北大登山队队员王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于尼泊尔时间凌晨4点多到达这一路段,在这一个路段“堵车”时间超过2个小时,而整个登顶过程中不光这一个地点堵,只不过这里是最堵的。他个人堵了超过5个小时。

由于“堵车”致队伍无法正常前行,气候寒冷使静止中的队员严重冻伤,并且延长了队伍下撤的时间,备氧量不足,意外随之发生。据尼泊尔当地媒体《喜马拉雅时报》报道,5月23日-24日,至少有4名登山者在珠峰遇难。

贾林昌登山时拍摄的照片

足够财力让登峰比以前容易

但勇气和毅力是更为重要的

回想起在登山途中见到的登山者遗体,贾林昌倍感遗憾,当自己成功登顶返回之后,也体验到从没有过的恐惧。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:“攀登珠峰每一步都是生与死的较量,每一步都是对体能和意志的考验”,他以无腿老人夏伯渝为榜样,“爬”过昆布冰川、攀爬洛子峰西壁、经过“黄带”、渡过“希拉里台阶”,一步一步向着梦想前行,向着珠峰前进,最终得偿所愿。

现年54岁的贾林昌,现任中国华西第三建筑工程公司EPC项目管理部经理,酷爱户外运动,为实现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梦想,贾林昌经过长期精心准备,从第一张攀登计划书成型到今年成功登顶,正好十年。作为西南交通大学的校友,学校在他成功登顶后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祝贺。

贾林昌在珠峰顶端

攀登珠峰主要有尼泊尔境内的南坡和中国境内的北坡两条线路,据贾林昌介绍,由于珠峰南坡攀登条件更加优越,尼泊尔的探险公司费用相对更低,登山爱好者多选择从南坡攀登,通常情况下,费用不超过30万,但价格会根据服务质量、夏尔巴配备比例,氧气配备比例不同而有所不同。

近些年,由于登珠峰商业化逐渐成熟,很多人认为只要支付足够的费用,登珠峰已不再是想象中那样困难。不过贾林昌认为,攀登珠峰并不是一蹴而就,需要经过多次拉练以及上下折返,让身体逐步适应高海拔,为进入8000米以上的“人类禁区”做好准备。为此,在登顶期间,贾林昌一面继续进行高海拔适应性训练,一面和珠峰向导夏尔巴人及大本营营地指挥进行攀登细节的讨论。“随着装备的完善、科技的进步,足够的财力确实让登山变得比以前容易了,但没有勇气和毅力的攀登,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文/  宋聪乔
关键词: 由于 趁着 一个 好的 天气

来源:本文内容搜集或转自各大网络平台,并已注明来源、出处,如果转载侵犯您的版权或非授权发布,请联系小编,我们会及时审核处理。
声明:江苏教育黄页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不对文章观点负责,仅作分享之用,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。

    您在阅读:西南交大校友亲历珠峰“堵车” 幸提前登顶返回时目睹攀登长队

    Copyright©2013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 JSedu114 LLC.江苏教育信息综合发布查询平台保留所有权利

    苏公网安备32010402000125苏ICP备14051488号南京思必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    技术支持:南京博盛蓝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

    最热文章
    最新文章
    • 卡尔蔡司镜片优惠店,镜片价格低
    • 苹果原装手机壳